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丢失
张宏雷
秀才


注册时间: 2014-06-29
帖子: 161
来自: 皖、霍山县交通运输管理局
张宏雷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12-06 04:38    发表主题: 丢失 引用并回复

丢失

 一月的省城天气特别地寒冷。
   人行道上高大梧桐的枝一直伸到二楼前,穿过灌木丛般的光枝桠,可以看见宽阔的大街被赛艇似的花坛分成两个部分。宽敞灰白的水泥路笔直地伸向远方,而人行道却被树枝笼罩着。穿滑雪衫、大衣、毛衣的行人在高大的树下显得宁静而矮小。楼房朝街头的一面都装饰得五彩缤纷,那些无数个夏日里敞开的玻璃窗全部紧闭着,相比之下树显得逊色多了。对面停车亭里挤满了待车的人,有人离它远些就靠在树上看书,花坛里的花草都枯萎了,只两棵红叶树叶子没有落,但几经风霜已经变得紫红,像船上红色的风帆。如果花开着树也绿着谁也看不出这是冬天,更何况来往的车辆更增添了热烈而杂乱的气氛,文明城市究竟是文明城市,一看就是街宽、楼高,人们穿着各种奇装怪服很时髦,也很漂亮,闹市里五颜六色,商场都是富丽堂皇的,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井井有条,街心人行道都干干净净,没有什么不顺眼的地方。
  太阳黄色的光线斜射在大街上,把迎光的楼面染得金灿灿的,枝上的霜开始融化成一粒粒水珠,滴在地上或者化在树体上,路上人行道上都留下了湿迹。故乡小县城的大街是不能与这里相比拟的,那街面是黑色的柏油路面,灰白色的房屋,几幢楼也老得发黑了,人们的着装也相当地单一化没有这里的丰富多彩,或者叫朴素大方吧。现在时兴穿棒针衫,爱人来信叫我买二斤五两线,而儿子要买一件红色的滑雪衫。看看表才八点半,这只钻石表可是那年妻子买来送给我的,戴了十来年了还是那么新。那时结婚很简单,几件家具,一人一件的确良褂子就可以了,这表她买来也是不容易的,她说我常年在外面跑少不了一只表,而且手表是名牌还是比较体面的,一直到去年我才给她买了一只镀金表。社会在进步,现在经济状况自然比过去好。工作证里有一张二寸的全家照,连自己已过世的父母亲一家才五口人。眼看着年关快到了,“有钱没有钱回家过年”,车票都打好了,就是明天早晨的,再买点东西,这两个月的差就算结束了。
四路电车也这么拥挤,想想也正是上班时间,也就难怪了。大家脸对着脸,胸贴着胸,屁股抵着屁股,或背靠着背,显得这么亲密无间,许多不同装饰的手吊在车棚扶手上,前面有人横穿公路,车司机猛地一刹,车猛地一停人们往前一倾斜,又被反作用一力弹回来往后一歪,车箱里出现了小小的骚乱:“哪个在找死呀?”“死也不选个好日子。”“死,下班车再死,别误我们赶班。”不知那个滑稽货插了一句“孕妇遇上这班车就不用进妇产科找接生医生了。”车箱内爆出一阵笑声,我在暗暗好笑时,发现一个小姑娘白了那个一眼。
下了车,穿过人行道,走在梧桐树下,经过一个花坛直径来到上海路,走进一家豪华商场,商场内挤满了顾客,比大街上还热闹,我终于找到卖服装的柜台前,望着悬起的各式各样品牌的滑雪衫,而琳琅满目的服装我都没放在眼里,一心寻找要的红色滑雪衫,现在的小青年都学会赶时髦,不讲上进只讲吃讲穿讲打扮,儿子才上五年级,去年买了一件衬衣他说是七十年代的产品不时髦就不穿,说今年流行红色滑雪衫,可样式也有新旧之分呀。忽然旁边有一个瘦猴样的年青人和一位约有六十岁的老人嚷起来了,是在争吵什么,只听那走路也不稳的老人嚷道:“小东西!你怎么能偷人的钱夹子?这钱夹子是我的!”
只听那瘦猴似的男孩子反唇相讥:“你的?你喊它看它可答应你?”说罢他打开钱夹一看然后又把钱夹子塞给老人:“给你的!给你的!不就两块钱吗!又一个穷瘪三,老子今天手气真不好。”说着就大摇大摆扬长而去。我上前一问才知道那一老一少并不是爷孙俩,‘小东西’是个贼。我下意识地把皮包放在柜台上紧贴胸口,那位留着运动头的女营业员睁大眼看着,也没敢说什么,接下来很热情地问我要什么,然后拿来三件不同款式的红色滑雪衫,并问孩子多大了个头多高,胖瘦如何,好帮我挑选一件最合适的。我决定了,就要那件太空式的。营业员帮我叠着滑雪衫,我就打开包拿钱,这才发现皮包被谁划了一道口子,足有五寸长,一些单据发票
不翼而飞,四百块钱现金和一张价值两万一千元的‘支票回收单’也不知去向,“这下完了。”我就有一种不祥之兆,心跳加快,脸发烧,手也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我把皮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一件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找到。见此情营业员也帮着我找,她拿出滑雪衫抖了抖,只听“铛啷”一声一枚五分硬币掉在磨花石地平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刚进来感到有点冷,现在感到浑身上下着火似的焦急不安,什么时候被偷的?我为什么没有发现?连一点感觉也没有,自己对自己来个大搜查,浑身上下里外口袋都有找遍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印象中明明放在包里,搜身岂不是“脱裤子放屁——找麻烦吗?”我想起来了,就拿起皮包往外跑,也许在下车后买巧克力时被盗的,而身后的营业员却在喊道:“嗳,同志你的钱!”
那顾得上那五分钱了!五百块也成小事一桩了,那张万元回收单找不到,那可一切都完了,别人要毫无用处,或许小偷会把它甩掉,记得同旅社的江西老表有过这样的经历,皮夹子被偷了,竟在现场又被他发现了,因为在公共汽车上,他要求小偷把钱拿去把车票发票留下。因为小偷要这些东西没有用,就只拿走了三十块钱,小偷对他也算是网开一面手下留情了,还真讲职业道德,有点人情味呢。我梦想自己也能碰上那个好运气,两个眼直盯着地面渴望能发现一张纸片,那也是一线希望了。可这是文明城市一张糖纸也找不到,只有来往的皮鞋发出清脆的“哒哒”声。而今天才看清楚:人行道是用六边形水泥块铺成的,平常只觉得挺艺术很美观。在垃圾箱里我好找了一番,连过了路的人都用惊奇而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其实我不像是捡垃圾的人,可我一片可疑的纸灰也没有找到。前边果皮箱外面有一张随风飘摇着纸角的纸团,跑过去捡起来一看又连忙把它扔掉,心里只恶心只想吐,你猜里面包着什么?孩子屎,唉!倒霉透顶。那张回收单明明是红格子带字的嘛与白纸的区别是很大的呀,怎么就辨认不出真伪来?如果这样,拾主怎么敢把东西还给,认不出自己的东西的失主呢?瞧,今天不吉利的样子,也许没有希望了。不!一定要找,那怕丝毫希望也没有,也要努力,为了自己为了爱人,为了可爱的儿子,也为了愉快的春节。再往前面就是花坛了。
椭圆形的花坛前,围着四五个小青人,男男女女打扮得都很时髦,岁数都不过二十岁上下,正看着一张纸条,有人说:“是一张没有用的单据存根。”有人说:“别人扔掉的,是一张没有价值的废物。”但填写的日期是元月十号就是昨天,终于有一位行家断言:“单子有用,没有它就报不掉帐。”一会又过来两个哥们,问明原因后也陪着她们守在那里,想跟着沾一点光,捞一点油水。天气很冷,街心更是寒风悠悠,干枯的花草上白霜未融化,看了就让人不寒而颤,终于有俩个人耐不住寒冷早退了。
单子拿在一位浓装艳抹的女青年手里,她的脸上只有眼睛还那么有神,头戴一顶红色的针织帽子,一束卷发羊尾巴似的拖在脑后,另有几丝悬在额头,那脸形长得挺好显鸭蛋形,抹上姻脂白粉就像大商场院里的时装模特,嘴唇红而闪闪有光,仔细一看,那眉毛竞有两道,上面那道是眉画出来的,又浓又细又长,下面那一道是才是真的,相比之下就显得十分暗淡,眼睫发蓝,大眼睛显得很可爱,黄线衣外面罩着一件红色的开襟褂,青色的巴拿马西裤下是一双又黑又亮的高跟皮鞋,远远地看上去像一个火炬,真是冬天里的一把火,肩上挎着一只小皮包,双手抱在突起的胸前,戴着戒指的右手捏着那张回收单,一只脚搭在花坛围墙上自在地抖动着,单子也在微微颤动着,那双眼时而看看表,时而高傲地扫视一下来往的行人,眼光带有挑衅与撩逗性,大家都叫她“金姐”。周围的人跺脚擦手,抽烟或裹紧衣服拉高领子,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雄心。
看她们那样子就知道十有八九是有事,否则,谁愿意站在凛冽的寒风中?近了,果然发那位女青年手中的单据,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单据上的红格子,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真的我很幸运,看准了看清楚了,我上前先掏出名烟递过去,边问:“同志,你这张回收单是从哪弄到的?我就丢了一张。”
金姐闪电般将单子收回到胸前仰起头,跳到花坛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半晌才说:“是捡的。”说罢又推开我递过去的香烟。
我忙陪笑道:“哦,同志,这单据是我丢的。”
“哦?”金姐会意地微笑着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是吗?”一个卷发青年插了一句:“你喊它一声,如果说它答应了就证明是你的。”
他问得我张口不是闭口也不是,它是纸东西又不是人怎么会说话呢?我压了压火说道:“是真的。”
“是吗?”金姐向他使了一个眼色,又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哦这是一九八七年一月十日开出的,票面金额两万一千元。”
金姐听完,又看看单据,然后点点头,接着说:“你有单位证明吗?”好像是在审问劳改犯。
我忙掏出工作证和介绍信,金姐接过工作证打开一看,许久才评介道:“照片比人年显得漂亮得多,简直是个美男子。”说得真逗,逗得我哼哈哈一笑,周围的人七手八脚传阅起来:“人和照片是有出入。”
“不过还是很像的。”
“看来不是个诈骗犯”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是嘲笑取乐还是说真心话,总之他们一个个都成了审判官、检察员。
“那,那怎么可能呢?”一听“诈骗犯”三个字我就惊慌了,忙收回工作证和介绍信,笑着央求道:“请你们高抬贵手,做点好事,把单子还给我吧。”
“单子嘛,你可以拿去,”金姐还是和风细雨,可我把手伸过去,她又把单子递给了身后那个胖小子“不过得讲一个条件。”
“条件?你们的条件是?”我急切地问。
“你先别着急。”金姐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整整耽误了我们一个上午的时间,我不要你写感谢信也不要登报表扬,我们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八十年代青年不慕虚荣,但讲的是实惠。”
“是呀,你打算怎样报答我们呀?”
“可是上万元的价值呀。”旁边的人都在添油加醋,帮腔帮调。
金姐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停止发言,见我顽固不化就继续给我上政治课:“这年头时间就是金钱,谁不讲经济效益?总不能让大家被扣奖金吧?总不能让大家白等几个小时吧?”
我知道身上没有钱了,只好拿出好烟和准备给儿子吃的巧克力,她们看着我拿出的东西,在一边起哄道:“这回就看你对金姐心真不真,意诚不诚。”香烟与巧克力都放在花坛围墙上无人问津,看来是嫌少了,只好又在自己身上来个大搜查,钱夹子、皮包、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才凑了八块一毛钱,车票丢了,这可是我回家的路费呀。
金姐看了一眼东西小嘴一撇“嗯”了一声,那声音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
“这么点玩艺就把我们打发了?”胖子说
“打发叫花子还差不多。”那个瘦猴似的男孩补充道。
“哟!真是太小气了。”
“好一个啬吝鬼!”一个女孩子说。
这回她们又成了评论员。
“那怎么办呢?我真的没有,不行你们自己搜,搜出一分钱都可以罚我,打骂任你们。”
金姐笑了笑,又温和地说:“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八十年代青年人当然遵守它,你
再想想办法嘛。”
“要不然就去派出所。”我急了直盯着对方。
“哟!好大的口气呀!看来你和大盖帽有亲呢。”
“就是呀,拉警察来吓唬我们是吗?”胖子反问着。
金姐怒了:“好呀!那你找他们去吧,单子是我们捡到的,我们有权处理”又转身对那个瘦猴男青年说:“来送它上西天,谁也别想要。”说罢她拿过单子,对方掏出气体打火机“啪”的一声火苗串出来了,我见此情忙央求道:“金姐!金姐!你别…………”
没等我说完,金姐转过脸来“噗嗤”一声笑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我也会叫她金姐。而我急出了一身冷汗,鼻尖上一定也堆起了汗珠子,在家儿子见我鼻子出汗就叫我“牛鼻子”也不知他是从哪学来的。我掏出毛巾抹着我那可怜的老脸,心想:四十开外的人竟然让几个毛孩子给玩弄着,天高皇帝远有苦没处诉,只得再求她们:“那,那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砸锅卖铁也不后悔。”
“嗯,这回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对哥们是真心。”那个瘦猴似的男孩说。
金姐说:“灰心转意就好,要知道‘俘虏’在我们手里,解决实际问题还是要靠我们,条件再简单不过了,只要你请我们吃一顿,不然的话我们就没有闲功夫和你磨嘴皮子。”
可我想什么办法呢?总不能脱裤子卖吧?天这么冷,再说谁要我这条旧裤子?
“现在几点了?”金姐问起我来,实际上是提醒我。
“真是个傻蛋,现成的手表留着干吗?”她一副无奈的样子。
看来舍不得金弹子就打不到小鸳鸯,没听金姐说吗?“就是花上一百元也是一本万利的好生意嘛!”这块钻石表是前些年妻子没有出嫁时,干小工子拉小板车攒起来的钱买的,为了把我武装得像个男人样,十几个年头了,每天睡前上一次劲,然后再戴上它睡觉,生怕事多忙中有错弄丢了。当初我还不愿意戴上它呢,因一百多块钱太昂贵了,她要风里来雨里去干上三个月呀!妻子亲手把它套在我的手腕上,再三叮咛我不要到处乱放以免丢失。今年天它也不过才几十块钱,可事到如此僵局想留下也是不行了,要不是天冷就脱去这样中山装。去下表才发现手腕上留下一圈发白的印痕,可是她们却不要表,只要钱,要让我再当一次二道贩子。那个瘦猴似的男孩子主动拿去表帮我拍卖,在不远处的人行道上问着来往的行人。
忽然,我意外地发现不远处有个交警亭,我便悄悄地走过去想求且于交警。
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宽眉大眼正坐在亭子里看着一本书,我来了,他一本正地听完我的回报,实际上是诉苦‘象忆苦思甜’,他在工作记录上记录着,又看了看的我工作证和介绍信,然后叫我在记录上签上名,据此他也许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也许当月就有一笔奖金,他说:“现在都实行分工责任制,有些事不属于我的职责范围,也不好管得太多,现在不像过去,学雷锋能招工,进城,当先进,当干部。”“是呀,是呀,谢谢了!就算是我私人请你帮个忙吧。”听我这么一说他才起步走出亭子随我而来,可我发现那个替我卖手表的瘦猴子不见了,大概是去了花坛了,我又带着他直径来到花坛前,花坛前了冷冷清清空无一人,除了过路的人,地上还丢着一些糖纸和窝作一团的香烟盒,我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发现了几片随风滚动的黑色纸灰,此时我的头脑“嗡”的一下,仿佛看见喷射而出的啤酒花,听见“叮叮当当”的碰杯声和得意的狂笑声,而那张回收单在几秒种里就化成灰烬。
“人呢?”交警终于又开口了,用责备的眼光看着我。
“不知道,”我无奈地说,那八十年代的青年一个也不见了。
“你到底丢了了什么?”交警又责怪地问道。
“不是我,是她们丢失了。”我结结巴巴地说。
“嗨!你到底丢了什么?我看你神经不正常吧?”交警终于恼火了。
我无力而绝望地坐在冰凉的花坛上,合起双手向他叩首道:“谢谢!谢谢了!”
花坛里什么也没有,那些美丽的花朵早就在去年凋谢了,枯叶卷曲着铺在僵硬的泥土上,干焦的主干孤独地默立着,在寒风中颤抖着悼念着已远成历史的过去,而我却像颓废麻木的树,沉浸在春天美好的回忆中。当清洁用扫把下了逐客令时我才如梦初醒,无可奈何地往旅社走去,整个街,整个城市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这时天飘起了雪花,冬天真的来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但愿春天回来的时候把我的那张支票回收单带回来,把人间那颗美好的心灵也带回来。
——选自小说集《第二回合》
_________________
小说《爱的童话》48元;诗集《在看不见的地方看您》30元;杂文《改革百态》25元;工商卡6222021314001239312将地址发到13705645845张宏雷,安徽省作协会员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