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隔墙拆除之后》
张宏雷
秀才


注册时间: 2014-06-29
帖子: 158
来自: 皖、霍山县交通运输管理局
张宏雷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11-03 07:25    发表主题: 《隔墙拆除之后》 引用并回复

《隔墙拆除之后》
有钱是夫妻,无钱是仇敌——手记。

办公楼下不知从哪搬来一户人家,就把石棉瓦的房子盖在院墙外,公墙成了他家的后墙了。那男的当过兵,人高马大身强力壮,来去如风,说话像高音喇叭。听说他打过厂长被判过刑,出来以后成为游民靠杀猪卖肉为生,他的女人所在的纺织厂无人管理也垮了,她长得小巧,特苗条,精神十足,天天忙碌,也天天和丈夫吵吵闹闹,她有一个拔尖的嗓门,一说话就像是在叫,所以楼上的人们都认为她俩天天在吵架。一搬到这里就有俩个孩子,一女一男,录音机一天放到晚,虽然只有一间房子却被装饰得像个咖啡馆,让办公楼上的人免费听了那么多歌曲。
随着时间的迁移,她们吵架的次数也渐渐增多,白天吵,晚上吵,半夜里也是吵,还常常大打出手,那矮小的女人根本就不是男的对手,常常像被杀的猪一样发出阵阵惨叫和求饶声,或大喊“救命呀!救命呀!”女的常抱着孩子跑出小屋,站在小巷子出口处边叫边哭泣,让路人知道她的痛苦与不幸。
有一天早晨,大概被打得实在受不住了,竟光着身子跑出屋来,天又冷,没有人敢送衣服给她穿。她的男人出来看着她,若无其事地笑道:“你看你,怎么不知道丑呀?快回来穿狗皮。”女的颤抖着说:“你别打我。”“你竟讲王疯子话,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呀?”然后他回屋拿来军大衣送过去:“我的乖乖,你不冷呀?”帮她披上大衣然后把他抱起来就往家里走,嘴上还说:“我的乖乖还真不轻,比昨天那头肥猪还重。”
有一天夜里吵得最凶,也打得最激烈,只听那女的跑到门外大喊大叫:“流氓呀!流氓!快来看活流氓呀!真不要脸呀!她是你侄女,你怎么能和她上床睡觉呀!小婊子!俩个流氓呀!”
平常从未见他和别的女人有来往更谈不上勾搭,不过乡下来了个十八岁的大姑娘帮他们带孩子,因为他俩一个卖肉一个贩菜都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你给我滚回来!家里乌龟往外爬。”是那男的声音:“你这个臭婊子!疯了?我摔死掉你!”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那个女人还站在巷子口骂着,巷子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她毫无倦意,见人多就大声嚷道:“都来看呀!看那个臭婊子在勾引我丈夫,婊子上床家破人亡呀!”她一边骂一边哭,并点名叫她的丈夫出来:“有种的出来!到法院去离婚。出来呀,你这个色棍!”
屋里还是没有声音,男的死活不露面更不出来,女的就走到门前骂,男的一开门她就像见了老虎似的拔腿就跑,她丈夫一手持着木棍刚追到门外就不追了,见那么多人在看着,就丢下木棍狠狠地说:“小贱贷!你回来!”他咬牙切齿好像要把她嚼碎似的:“回来!你可要这个家了?小婊子回来算了,我饶你一回。!”
见她还是无动于衷,理直气壮地骂着,又提醒道:“你可记得上一回了?嗯!”她一听一下瘫倒在地呻吟起来:“我的妈妈呀!快救救我呀,他打起人来往死里打,我真受够了,罪受有腰深呀!”不知谁的咕了一句:“到法院去。”意思是去告他。
看得出,她丈夫也不想把事闹到大街上去,更不想闹到法院去。于是他笑嘻嘻地靠近她,像在逗小孩子玩,快要接近她时,便一个健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正哭诉的她这才如梦初醒,跑不掉了,想挣脱就用另一支手去解丈夫的手。
“回家!”这话像打雷。然后又心平气和地说:“听我的,我是你丈夫,我有权对你进行审判!”而她两眼恐惧地望着丈夫不知如何是好,鼻子上开始出汗。围观的人心里在想:“这回她完了。”
见她躺在地上不肯跟他走,他又低下头小声地说:“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杀猪的吗?回家,你破坏了我的名声,我相信你是无罪的。”说罢就连抱带拖把她往家弄。“救救我呀!我的妈呀!”她惊恐万状死死抱着一棵树不放。
“放开!”他又大声地喝道:“还不甘心最后的失败!”最终她还是被丈夫拖回家狠狠地揍了一顿,他亮出杀猪刀:“再跑这把改革的刀就不会放过你。”
有人好奇地跟到门前看热闹,那男的脱下上衣笑着对围观者说:“不好意思,我们要睡觉了。”说罢就关上了门。
那女的不知何时逃出家的,她真的把法院和十几口娘家亲戚带来了,有了靠山,她神气十足地提出了离婚,就这样吵吵闹闹一个月,就是为了分东西、孩子和生活费,为了一个碗也要争半天。最终她们俩开始分家了,孩子一人一个,房子一分为二,中间用竹笆打起一道隔墙。从此这个家安宁了,巷子平静了,时而只有孩子的哭闹声,生活一下子变得寂寞了许多。男的杀他的猪,女的贩她的菜。有一天,男的送一块肉到女家,说是给孩子吃的。女的烧鸡就叫女儿过去叫爸爸和弟弟过来吃,久而久之不是他请客就是她请客,不是他溜进她的家里就是她摸进他的家里,开始男的还笑嘻嘻地说“是老习惯,摸错门了。”生意就早晨那一会,孩子上学去了,她俩呆在家里也没有事,后来就上床重温旧梦了。
“怎么样?小贱货!我对你是真心的吧?没有我你活守寡还做什么女人?”最后她也说:“怎么样?还是原配的好吧?没有我你还做什么男人?”她一下抱住了他健壮的身躯哄道:“以后别再打我啦,好好的我们就复婚孩子都有这么大了。”男的说:“跟改革家学的?又在冤枉好人,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呀?我打的骂的是那个鸟厂长腐败分子。”他说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还是不明白。
从那天起他俩睡一张床,两个孩子睡一张床,可好景不长,这样安静不到一年,一天晚上又听他俩在摔碗,以后不分白天黑夜又吵又闹又打又哭,小巷子又不安起来,“我宰了你这个腐败分子。”“你敢?离婚是你逼的。”女的收拾零东西又要离家出走。
后来听卖香烟的老头子讲:“纸糊的隔墙拆除啦,又复了婚,男的原来在厂里,得罪了厂长就不给上班了,受了冤屈结果打厂长一个嘴巴子,又做了三年牢就更不服,大脑受了刺激,疯不疯魔不魔的,人也不坏,也是个很个可怜的人,我不讲嘛现在不如以前,不出人命没人问。”(


选自自编小说集《第二回合》46元/本共三十五万字,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欢迎欣赏!欲购请联系!
_________________
小说《爱的童话》48元;诗集《在看不见的地方看您》30元;杂文《改革百态》25元;工商卡6222021314001239312将地址发到13705645845张宏雷,安徽省作协会员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博客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小说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