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自动   忘密 注册注册
博客群博客群    博客新闻博客新闻   常见问题与解答常见问题与解答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照相簿照相簿 
 树型主题—淡雅
北美枫 首页 ->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参塞诗歌作品 (作者:王轲玮)
wkw7270
童生


注册时间: 2017-04-30
帖子: 3

wkw7270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4-30 04:40    发表主题: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参塞诗歌作品 (作者:王轲玮) 引用并回复

一页秋风,一本瓦

妹妹问我:哥哥——
“故乡”是不是一种新牌子的橡皮泥?
书里一会儿说它像大树,一会儿又说它和月亮有关系。
它真的好厉害
可以一口气变成这么多种形状。
能不能帮我买一盒“故乡”
我想拿它捏一个芭比娃娃。
等一会儿去找找——

1.
印象中,小村的一天是从劈柴生火开始的。
独轮车孤独地在小路上走着
发出吱嘎吱嘎的叫喊。
老槐树张开宽阔的臂膀,
孩子们都害怕和它拥抱。
我躲在池塘边写日记——偷偷告诉小青蛙:
今天小狗和花猫在争夺地盘;
同桌想当一名医生,
不过她担心家里买不起针筒;
还有——还有爸爸妈妈在电话里说
他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小青蛙告诉我:“很快”大概等于三百天。

今天在美术课上, 老师要求大家比赛
看谁能最快画出妈妈的肖像。
我迟迟没有动笔,
因为忘了带照片。

2.
摁下月亮秃秃的脑袋,
打开鸡鸭猫狗声带上的发条,
村庄吞下了很多安定药片,
吵不醒、睡不熟。
我还是惋惜:18岁离开至今,同它没有一张合影

父亲终于忍不住打断我:
你这几天背着个破包瞎晃悠啥?做点正事会死呀!
他对村落没有感情,他的窝在城里。
这是从他考上大学,把我丢给爷奶那一刻起
就不曾改变的。

父亲难得和我走在一起,
上一次和上上次都是在清明节。
一个年轮悬在我们头顶——梨花飘进坟墓,炊烟冻成花圈。
他在石碑前跪拜。
下个月这里就会被改建成山间游乐园,
今天是最后一次祭拜爷爷。
我凝视他锈迹斑斑的牙床,
和他一样,山脚的村庄也丢失了它的子民
被城市偷走,没有支付一分钱。

父亲习惯嘱咐我,年轻的时候要珍视家庭
不要熬夜,扔掉互联网和手机。
我点点头,慢慢调大耳机里的音乐。
他说话时大口吸气的样子很像金鱼。

我和父亲跪在一起,爷爷的坟墓建得很高。
十年前他还在为我削木头宝剑,
十年前天空上还没有雾霾和结伴的飞机。
山的那边是城市边缘,时不时传来巨响。
尘土颤抖着升天,溪水被吓出黑色的眼泪
机器一点一点撕开大地的肌肤。
孩子说,打桩机在杀人,
阳光沉默着,于是我们父子俩也没吭声。

我和父亲走在一起,他说:
我抠鼻子的样子很像爷爷
我否认。

3.
乌鸦总说,别怕辛苦,每个人拍扁了都是一部斗争史。
母亲在和地球引力作斗争。
鞋跟越买越长,枕头越垫越高。
站疲了,低头看看摸不到的敌人。
我说,对付驼背美容院里的矫正仪很有效果。
母亲嫌贵,她更喜欢睡在门板上。

父亲的斗争始终和母亲有关。
往矿泉水瓶里灌酒,在马桶水箱后面藏烟。
煤气灶像个黑猫警长,偷走了锁进天花板里的秘密。

没有人和我斗争。
工作不算,它和我无怨无仇
爱情不算,毕竟这是连丘比特也只能靠射箭
来碰运气的难题。
习惯站在拼图里寻找楼梯
找不到的原因,还不如明天的天气重要。

回去时,妹妹依旧眼巴巴望着我,
对不起,哥哥没有买到这种橡皮泥。
电视机都是老虎扮的,互联网呀是一张用来捉人的大网。
它们静若处子,它们守株待兔。
“这种橡皮泥其实有毒,小孩子不能用!”

4.
路像一根血管,从我的心间出发通向无数风景。
我没有对任何人倾诉过自己的烦恼:今后应该把父亲埋到哪里
才不会被挖掘机吞没。
一页秋风,一本瓦。
读不透的东西,很可惜
慢慢存下了。

其实,每一颗星星都会繁育后代
就像人类
未来的夜空会是万家灯火。
妹妹——等伤心劲过了
抬头摸摸银河吧,
说不定伸手就能摘到橡皮泥呢?

作者:王轲玮
通讯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聪园路67号202室(邮编:315200)
联系电话:086+15728029753
邮箱:wkw1995@163.com
简历:
王轲玮,男,浙江宁波人,现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任湖北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萌芽》、《超好看》、《读书文摘》等,多次被《2015年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极限故事簿》等选集收录,曾获第十三届意大利杜伊诺城堡国际诗歌节第一名、台湾林语堂文学奖(佳作)、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C组二等奖、第十四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优秀论文一等奖等奖项。

Address :202 room of 67 number in Congyuan Street , Ningbo , Zhejiang province
Post Code :315200 Town:Ningbo
Phone: 086+15728029753
E- Mail :wkw1995@163.com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wkw7270
童生


注册时间: 2017-04-30
帖子: 3

wkw7270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5-15 20:00    发表主题: 两篇散文补充 引用并回复

不褪色的家信

——记我与邮政的平凡记忆



1.
离开家乡,来到陌生的都市已经两年了。
奶奶依旧保持着每个月为我写信的习惯。每次打开绿皮信箱,取出胀鼓鼓的信,我觉得自己并不是游子。
奶奶喜欢把这称为家信,她说当年她插队落户时,阿太也是一封封这么给她寄的:告诉她家乡的河鲫鱼丰收了,告诉她台风过境,偏屋漏雨但被村里修好了。现在奶奶已经年迈,但想坚持把这一传统延续下去。
“你别以为那些只是电视里拍拍的,那时真是这样。你阿太不会写字,就连握毛笔都是两只手一起握的。一只不长毛的羊旁边画着一件衣服,意思就是她薅了羊毛,正在给我织毛衣……”
奶奶嗫嚅着干燥的嘴唇,说起旧事眼中总闪着一丝光。这种眼神在我小时候,她偷偷陪我看电影旧版《地雷战》时也出现过。
我曾向母亲抱怨过,觉得奶奶的信封上贴的那种黄鹂独立枝头的旧邮票不够好看。
“奶奶是不是过去几年前邮票买太多了,用来用去都是那张。”
“你懂什么?你奶奶可是有寓意的,希望你也能像那鸟一样,获得别人关注,出人头地。”离家那一会儿,我觉得奶奶太传统迷信了。俗话说“修身以寡欲为要,行已以恭俭为先”。我告诉奶奶,我不想出人头地,只想安安稳稳做好自己。
可奶奶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笑我。

2.
城市像一条大江,裹着无数人的梦想与时间,头也不回地奔向前方,我也不能免俗。
看着周围的同学们开始尝试在大学中创业,我也学着他们开始奔波在忙碌的学业、校外兼职之间。生活很充实却又很苍白。半年前,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与室友一起开了一家网店,专营校园零食、明信片等小玩意儿。每天,看着一个个大小各异的快递包裹不停在眼前飘过,鼠标滑过不断涌进屏幕的买家消息。我觉得内心总是空落落的。
但是在面临繁重的学业压力、不断缩水的本金,我不得不关掉了网店。那段日子里,迷茫、恐惧像潮水般笼罩着自己。重读奶奶的家信,才明白了奶奶字里行间的用意,明白了母亲其实也理解错了那张旧邮票的含义。
鸟,独立枝头,不是为了傲视群雄,而是为了让自己能在复杂多变的物质世界中记住本心,不随波逐流,记住飞翔。
我也曾好奇地问母亲:“为什么奶奶总是寄中国邮政?”
“你呀!寄快递她怕弄丢了不放心。你们年轻人做什么都是想求快,心浮气躁,最后都达不到目标。”
面对母亲的嗔责,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她说的没错,如今社会快节奏成为了都市生活的潮流,看似一切都在朝高效的目标前行,但事实上我们却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质量、信任、梦想有时远比速度重要。
与熟悉的中国邮政相比,感觉现在盛行在网购市场上快递公司缺少了一种情怀与责任。
记得小时候,父母的单位还没有分房子,一家人挤在狭小灰暗的筒子楼里。听父亲给我读报纸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所以我总是迫不及待想看到新的报纸。
每天早上七点不到,我总会拿着母亲刚刚蒸出来的糯米糕,叼着半根油条屁颠屁颠地跑到楼下,一边吃早饭一边等邮递员叔叔把今天的晨报投进信箱。
已经忘了那位每次给我家送报纸的邮递员姓什么,只记得他高高瘦瘦的背影以及他身上背着的那个灰色的斜挎包,那个包里总插着几颗棒棒糖好像永远也分不完。
那时我觉得邮递员比奥特曼还厉害。能在满是积水的小路上骑得飞快,而且自如地和熟识的居民打招呼;能在楼房林立的老住宅区间飞奔,好像记得住每一个门牌号,永远不会迷路。
长大后,听到了模范邮递员王顺友、艾再孜汗的故事,心中有震撼有感慨,但没有意外。因为我知道他们的伟大并不是偶然,而是中国邮政精神代代相传的结果。
“踏实进取、信任负责、奉献敬业、服务真诚……”我想了很多词语希望准确概括出传承至今的中国邮政和一代代甘于奉献的邮政人,但后来发现,概括已经没有必要了。邮政精神已经伴随着一封封准确送达的信件、一张张被赋予责任的邮票一起传递到了九州各地。就像我那“迷信”的奶奶,一如既往地将情感倾诉在一封厚厚的家信中。

3.
今年暑假,我随学校暑期实践队前往贵州黔东南进行短期支教,一路上的风景让我对这块地形崎岖的高原有了重新的认识。夹在山谷间的县城、蜿蜒肠道般的山路、施施而行的乌云,天空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没一会儿就变脸了。
我所来到的是一家山村小学。学校有一百零四个学生,但只有三位老师,其中两位已年近退休,剩下一个是研究生支教队的成员,半年后他就会结束支教回母校深造。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没有跑道的操场,学生们欢笑着在孤零零地篮球架下追着踢一个“毛发不全”的毽子。
支教的第一节课讲的是计算机与信息时代。本来,我们以为孩子们身处山区也许到现在还没见过计算机,所以这次课是从计算机最基本的功能和外观开始介绍的。可让我意外的是孩子们对计算机并不陌生,甚至还能从他们嘴里听到超极本之类的词汇。
“你们见过计算机吗?”课间我问了一个班的班长。
“见过呀。老师您等等,我现在给您拿过来。”
一会儿后,学生拿过来许多旧杂志报刊以及一沓沓信件,从中间翻出了许多科技资讯给我看,上面有着最新的电脑款式。
“老师,现在我们有对口扶助的志愿者,邮差叔叔每个月都会给我们送来外面哥哥姐姐们寄给我们的书本材料。”
那一刻,我的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楚的热潮。这些孩子他们也许无法拥有最好的多媒体设备,他们无法获得与都市的孩子相同的教育资源,但是他们同样可以接触到属于他们的知识和资讯。山村小学的未来同样可以很精彩。
羊肠的山路、陡耸的悬崖会让游客们止步,会让志愿者们犹豫,让快递公司在这里毫无踪迹。但从不会阻挡邮政人的步伐。
灰蒙的细雨绵密地飘在空气中,瓦红色的砖平房像一个个聚居的小星座零星散落在这片美丽的高原上。一封封载着希望和牵挂的信件包裹,悄悄地奔波在漫漫的山路上。
中国有着太多的山区,有着太多的游子,有着太多将邮递员视作送信天使的孩子。
从邮筒到信箱的距离有多远?我想这个答案只有邮递员能回答,用他们火热的心来测量。

4.
我没有想到奶奶的八十大寿会和中国邮政120周年在同一年。上个月,我选取了近年来的十几封家信,剪下来了信封上的旧邮票,将他们排列成心形。邮票上的邮戳记载着这些年来的风风雨雨,也记载着我们家与邮政间普通的故事却不普通的情感。我想将它作为送给奶奶的特殊礼物。
如今,我遵照奶奶在家信中的建议,放弃了继续创业的打算,重新将精力投入到了学习之中。
“学海无边,不求大悟,但应倾心专注。”
我在给支教地区孩子写信时引用了这句奶奶给我的诫语,庄重地将这封信塞进了邮筒。阳光静谧地撒在城市的角角落落,我想这个月的家信也快到了吧。


原载于《光明日报》2016年3月17日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wkw7270
童生


注册时间: 2017-04-30
帖子: 3

wkw7270北美枫文集
帖子发表于: 2017-05-15 20:03    发表主题: 无言的窗口 引用并回复


无言的窗口


瘦弱的风安静地趴在灰色的云端,宿舍楼的嘈杂盖过了广播里的轻音乐。手机的闹钟准时响起,杂乱的音符在宣告十一点的来临。
我默默点开QQ,将在线的状态改成了隐身。一年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自从来到武汉上大学后,千里之外的母亲每晚都会催促我早些下线,抓紧时间睡觉。“十一点前必须睡觉,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母亲故作严厉的话语时刻回响在我的耳边。每当有媒体报道个别白领因劳累过度猝死的消息,她总会第一时间通知她那喜欢熬夜的儿子,仔细地向他传授她从电视里看来的养生知识。
透过视频摄像头我能清晰地看到她脸上的急切。
离开家久了,我常常会盯着那个写有母亲备注的QQ聊天窗口发呆,猜测无言的窗口那端母亲在做些什么。她是否会捧着一碗简简单单的菜泡饭,然后对我撒谎说今天煮了清蒸带鱼、麻辣小龙虾,督促我不要怕花钱多买几碗菜;她是否会翻看抽屉里厚厚的旧相册,然后非常认真地和父亲争论,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究竟是喊“妈妈”,还是说“饿啦”。
记得是在去年高考结束后,自己才帮父母注册了两个QQ号,教会了父母如何网络聊天、语音通话、视频聊天。那段日子,对此感到新鲜的母亲连喊我吃饭都用语音通话的方式。那时,我们身处两间屋子,彼此只相隔一堵墙壁。
可如今,当我们真正相隔千里时,母亲却很少会主动发来消息,她说是自己还用不惯手机,但我知道这只是借口。
几个月前,一次视频通话时,我偶然听到父亲在小声催促母亲:“你还说要让儿子早睡,你看看自己话匣子打开就合不上了。儿子每天这么多事情,你多和他聊一分钟,他就得晚睡一分钟啊!”
那晚听到父亲对母亲的“悄悄话”后,泪水不知怎么地就渗出了眼眶。其实一个人再忙,也总有说几句话的空隙时间,一个人再累也有和父母问候的力气。忙,只是我们推脱的一个借口罢了。
远方的远究竟有多远,亲情的亲究竟有多亲,我相信再明智的计量专家也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2009年,龙应台的《目送》催生了许多泪水,文中的那句“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在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感动了无数的读者。2015年,灰蒙蒙的天空又目睹了多少次“目送”的剧情,又有多少人还记得过去自己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反哺侍亲”的画面。
我情愿相信其实有很多人是记得的。
今年清明,借修缮外婆坟墓的契机,我随同母亲回到了乡下的祖屋。乡间的风清清冷冷的,风中藏有一股类似于麦秸烧焦的气味。
祖屋的门是很黯淡的深土灰色,由几块极不均匀的长木条拼成,接缝处还隐约看得到裸露在外结满铁垢的钉子。祖屋对着巷口这面有一扇不起眼的小窗,里面塞满了用来挡风的发黑发霉的旧报纸。
母亲在经过这扇小窗时停下来凝视了很久,她不由自主地靠近窗户上的废弃旧报纸,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渴望。
事后我才从闲谈中知道母亲如此在意这扇小窗的原因。
在母亲还是孩童的时候,家里正值经济困难时期,外公每天起早贪黑外出谋生,家中常常只剩下外婆和母亲两个人。八岁那年,母亲突发肠胃炎,上吐下泻一连四五天。那几天,外婆日夜颠倒,熬中药、煮白米粥、模仿赤脚医生替母亲轻轻按摩腹部。但是母亲一会儿嫌白米粥不好喝,一会儿缠着外婆想去外面逛逛。
疲惫不堪的外婆没有一丝埋怨,她拿起剪刀,从那扇小窗中抽出了一小张窄窄的旧报纸。然后小心用这一小张报纸剪出了一只只粗糙却可爱的小动物纸片,最后用纳鞋底的细线将它们一只只串在了一起,吊在了小窗上。
它们没有五官,只有一个模糊简单地轮廓;它们没有色彩,只有报纸本身泛黄的底色。但这些挂在小窗上的似狗似猫的小纸片却是母亲最珍贵的童年回忆。以至于病好后的几个月里,母亲一直在玩这些纸片。
每年到了夏天的时候,外婆总会拎两桶水放在明堂里,让水晒太阳。一桶水里浸着西瓜,另一桶水是用来晚上给母亲洗澡的。她怕水太凉对孩子的身子不好。
母亲说外婆的细心仿佛就是一种天性。而我知道这种天性有个名字叫做母爱。
今年的清明一直在下雨,墓区周围的水泥地上飘散着稀稀落落的悬铃木的枝叶。不知为何,看着四处飘洒的雨丝,心中总是想起母亲对我说的关于外婆的故事。
完成祭奠和修缮的事宜后,我们开始准备返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旧戏院附近遇到了一位身材佝偻的老妇人。出于礼貌我微笑地冲她点了点头。可没想到她连忙对我摆了摆手说:“你们现在年轻人没事就喜欢乱点头。打招呼就好好说话,点头多别扭!好像以前没见过你嘛,你是哪一家的?”
我小声地报出了母亲的名字。本以为老妇人不认识母亲。可没想到,老妇人在听到后,连忙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你是那个丫头的儿子啊。傻小子,你可真是有福气啊。以后好好孝敬孝敬你妈。”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我从老妇人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母亲的故事。
“你别看你妈不声不响的。她可是出了名的能干。我可是亲眼看见过你妈用奶瓶喂你喝奶的模样。你小子那个时候调皮得简直没法说,而且特别喜欢在喝奶的时候睡觉。你妈疼你啊——不舍得把你叫醒,总是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摇着你,在你醒过来时再接着喂奶。一小瓶奶一喂就是两三个小时。”
抱着我单手炒大锅菜,为了给我买一个龙形的玩具走遍全镇的小店超市……从老妇人的嘴里我听到了很多过去所不知道的事情。
“婆婆,您讲的这些为什么我从来没听我妈跟我讲过。”
“废话,你见过哪个妈会去和孩子说这些事情?你记住你得上点心,以后对你妈好一点。你妈像你外婆,又细心又有善心,这大概是遗传的吧。”
老妇人的话我会一直记得。就像母亲会记得那个破旧的塞满旧报纸的小窗口一样,我会记住自己的电脑上也有一个必须打开的无言的窗口。那个QQ窗口里藏着母亲的动态,藏着母亲的目光。
外婆、母亲、我、未来……我相信爱可以将这些词汇串联起来,成为一份永恒。
自从我离家后,窗台上始终放着两盆芦荟。碧绿色的芦荟忠诚地守在满是灰尘的窗台上,尖齿状的刺被阳光染得微微发亮,像是一颗颗浓缩了的碎钻。无言的窗口默默陪伴着两盆翠绿的芦荟见证阳光的渐变,见证夕阳拖着红色的尾巴坠入星空。
关上手机,我慢慢爬上了床,手表上的时针已经离开了十一点的位置。我不愿再熬夜,不愿再让远方那颗悬着的心继续为我担忧。望着被云层遮蔽的月光,我在心中默默念叨着:妈,不早了晚安!
[/b]

该文曾获中国青年报鲲鹏文学奖入围奖(2016)
返页首
阅览成员资料 发送私人留言 发送电子邮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表情图案
Very Happy Smile Sad Surprised
Shocked Confused Cool Laughing
Mad Razz Embarassed Crying or Very sad
Evil or Very Mad Twisted Evil Rolling Eyes Wink
Exclamation Question Idea Arrow
更多表情图案
1页/共1页           阅读上一个主题 阅读下一个主题    
北美枫 首页 -> 第三届国际大雅风文学奖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跳到:  
凡在本网站发表作品,即视为向《北美枫》杂志投稿。作品版权归原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请勿用于商业,宗教和政治。严禁人身攻击。管理员有权删除作品。上传图片,版权自负。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Sab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