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樹  讀書  翻譯  學中文  北美楓  找字  更多» 登陸  註册     English 簡體 繁體 pīnyīn yiziwen 幫助
访妙玉乞红梅(曹雪芹)(å�Œè¯­ï¼‰咏红梅花得“红”字邢岫烟(曹雪芹)咏红梅花得“梅”字李纹(曹雪芹)
咏红梅花得“花”字薛宝琴(曹雪芹)石上偈(曹雪芹)自题一绝(曹雪芹)
太虚幻境对联(曹雪芹)(å�Œè¯­ï¼‰嘲甄士隐(曹雪芹)中秋对月有怀口占一律(曹雪芹)(å�Œè¯­ï¼‰
咏怀一联(曹雪芹)(å�Œè¯­ï¼‰对月寓怀口号一绝(曹雪芹)(å�Œè¯­ï¼‰好了歌(曹雪芹)
好了歌注(曹雪芹)一局输嬴料不真(曹雪芹)娇杏赞(曹雪芹)
智通寺对联(曹雪芹)(å�Œè¯­ï¼‰荣禧堂对联(曹雪芹)西江月?嘲贾宝玉二首(曹雪芹)(å�Œè¯­ï¼‰
赞林黛玉(曹雪芹)(å�Œè¯­ï¼‰捐躯报国恩(曹雪芹)

七言律诗
 
访妙玉乞红梅
  曹雪芹

酒未開樽句未裁,尋春問臘到蓬萊。
不求大士瓶中露,為乞嫦娥檻外梅。
入世冷挑紅雪去,離塵再割紫雲來。
槎枒誰惜詩肩瘦,衣上猶沾佛院苔。

Visit Miaoyu begging Plum
    Cao Xueqin

Unopened bottle of wine is not cut sentences, look for spring and asked the Prince to Penglai.
Who does not seek a large bottle exposed for begging outside the threshold Mei Chang.
Hong-Xue WTO challenge to the cold, then cut away from the dust Ziyun come.
Who cherish poetry cha ya shoulder lean, clothes still stained with the Buddha on the hospital moss.

�注释 Note】
1.開樽——動杯,開始喝酒。樽,酒杯。句未裁——詩未做。裁,裁奪,構思推敲。
2.尋春問臘——即乞紅梅。以“春”點紅,以“臘”點梅。蓬萊,以比出傢人妙玉所居的櫳翠庵。
3.大士——指觀世音菩薩。佛教宣傳以為她的淨瓶中盛有甘露,可救災厄。這裏以觀世音比妙玉。
4.嫦娥——比妙玉。程高本作“孀娥”,衹是寡婦的意思。從脂本。檻外,欄桿之外。又與妙玉自稱“檻外人”巧合,所以黛玉說:“湊巧而已。”(據庚辰本)程高本改為“小巧而已。”也是不細察原意的妄改。
5.“入世”二句——這兩句是詩歌的特殊修辭句法,將櫳翠庵比為仙境,折了梅回“去”稱“入世”,“來”到庵裏乞梅稱“離塵”。梅稱“冷香”,所以分“冷”、“香”於兩句中。“挑紅雪”、“割紫雲”都喻折紅梅。宋代毛滂《紅梅》詩:“深將絳雪點寒枝。”唐代李賀《楊生青花紫石硯歌》:“踏天磨刀割紫雲。”紫雲,李詩原喻紫色石。
6.“槎枒”句——意即“ 誰惜詩人瘦肩槎枒”。槎枒,亦作“楂枒”、“查牙”,形容瘦骨嶙峋的樣子。這裏說因冷聳肩,寫自己踏雪冒寒往來。蘇軾《是日宿水陸寺》詩:“遙想後身穿賈島,夜寒應聳作詩肩。”
7.佛院苔——指櫳翠庵的青苔。這句是以詩的語言說自己歸途中尚念念不忘佛院之清幽。詩文中多以“苔”寫幽靜。

���】
  隨着封建制度日趨衰落,當時的豪門,特別是貴族人士,在精神上也日益空虛,做詩竟成了一種消磨時光和精力的娛樂。他們既然除了“風花雪月”之外別無可寫,也就衹得從限題、限韻等文字技巧方面去鬥智逞能。小說中已換過幾次花樣,這裏每人分得某字為韻,也是由來已久的一種唱和形式。描寫這種詩風結習,客觀上反映了當時這一階層人物的無聊的精神狀態。
  
  從人物描繪上說,邢岫煙、李紋、薛寶琴都是初出場的角色,應該有些渲染。但她們剛到賈府,與衆姊妹聯句作詩照理不應喧賓奪主,所以蘆雪廣聯句除寶琴所作尚多外,仍衹突出湘雲。衆人接着要她們再賦紅梅詩,是作者的補筆,藉此機會對她們的身份特點再作一些提示,當然,這是通過詩句來暗示的。作者曾藉鳳姐的眼光介紹邢岫煙雖“傢貧命苦”,“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樣,卻是個極溫厚可疼的人”(四十九回)。她的詩中紅梅衝寒而放,與春花難辨,雖處冰雪之中而顔色不同尋常,隱約地包含着這些意思。李紋姊妺是李紈的寡嬸的女兒,從詩中淚痕皆血、酸心成灰等語來看,似乎也有不幸遭遇,或是表達喪父之痛。“寄言蜂蝶”莫作輕狂之態,可見其自恃節操,性格上頗有與李紈相似之處,大概是註重儒傢“德教”的李守中一族中共同的環境教養所造成的。薛寶琴是“四大傢族”裏的閨秀,豪門千金的“奢華”氣息比其他人都要濃些。小說中專為她的“絶色”有過一段抱紅梅、映白雪的渲染文字。她的詩彷佛也在作自畫像。
  
  寶玉自稱“不會聯句”,又怕“韻險”,作限題、限韻詩每每“落第”。他懇求大傢說:“讓我自己用韻罷,別限韻了。”這並非由於他才疏思鈍,而是他的性格不喜歡那些形式上人為的羈縛。為了證明這一點,就讓他被“罰”再寫二首不限韻的詩來詠自己的實事。所以,這一次湘雲“鼓”未絶,而寶玉詩已成。隨心而作的詩就有創新,如:“割紫雲”之喻藉李賀的詞而不師其意,“沾佛院苔”的話也未見之於前人之作。詩歌處處流露其性情。“入世”、“離塵”,令人聯想到寶玉的“來歷”與歸宿。不求“瓶中露”,衹乞“檻外梅”,寶玉後來的出傢並非為了修煉成佛,而是想逃避現實,“蹈於鐵檻之外”。這些,至少在藝術效果上增強了全書情節結構精細嚴密的感覺。
  
  (蔡義江)

ã€�å�¦é€‰ã€‘梅花

ã€�æ�¥æº� Source】第五十回
输入 Entered by:hepingdao     

平等、自由、開放、分享的文字與知識平臺
© 2006 - 2011 Yizitong 1.0 測試版 意見反饋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