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樹  讀書  翻譯  學中文  北美楓  找字  更多» 登陸  註册     English 簡體 繁體 pīnyīn yiziwen 幫助
散文 >> 廬山草堂記      白居易
廬山草堂記
     白居易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庐山草堂记庐山草堂记
庐山草堂记
  匡廬奇秀,甲天下山。山北峰曰香爐峰,北寺曰遺愛寺。介峰寺間,其境勝絶,又甲廬山。元和十一年秋,太原人白樂天見而愛之,若遠行客過故鄉,戀戀不能去。因面峰腋寺,作為草堂。   明年春,草堂成。三間兩柱,二室四牖,廣袤豐殺,一稱心力。洞北戶,來陰風,防徂暑也;防(盛)暑也,敞南(屋脊),納陽日,虞祁寒也。木斵(zhuó)而已,不加丹;墻圬而已,不加白。磩階用石,幂窗用紙,竹簾伫*幃,率稱是焉。   
  
  樂天既來為主,仰觀山,俯聽泉,旁睨竹樹雲石,自辰及酉,應接不暇。俄而物誘氣隨,外適內和。一宿體寧,再宿心恬,三宿後頽然嗒然,不知其然而然。   
  
  自問其故,答曰:“是居也,前有平地,輪廣十丈;中有平臺,半平地;臺南有方池,倍平臺。環池多山竹野卉,池中生白蓮、白魚。又南抵石澗,夾澗有古鬆、老杉,大僅十人圍,高不知幾百尺。修柯戛雲,低枝拂潭,如幢竪,如蓋張,如龍蛇走。鬆下多灌叢,蘿蔦葉蔓,駢織承翳,日月光不到地,盛夏風氣如八、九月時。
  
  下鋪白石,為出入道。堂北五步,據層崖積石,嵌空垤霓*,雜木異草,蓋覆其上。緑陰蒙蒙,朱實離離,不識其名,四時一色。又有飛泉植茗,就以烹單*,好事者見,可以永日。堂東有瀑布,水懸三尺,瀉階隅,落石渠,昏曉如練色,夜中如環佩*琴築聲。堂西倚北崖右趾,以剖竹架空,引崖上泉,脈分綫懸,自檐註砌,纍纍如貫珠,霏微如雨露,滴瀝飄灑,隨風遠去。其四旁耳目、杖屨可及者,春有錦綉𠔌花,夏有石門澗雲,秋有虎溪月,鼕有爐峰雪。陰睛顯晦,昏旦含吐,千變萬狀,不可殫紀,鑼*縷而言,故云甲廬山者。噫!凡人豐一屋,華一簀,而起居其間,尚不免有驕穩之態;今我為是物主,物至緻知,各以類至,又安得不外適內和,體寧心恬哉!昔永、遠、宗、雷輩十八人同入此山,老死不返,去我千載,我知其心以是哉!   
  
  矧予自思:從幼迨老,若白屋,若朱門,凡所止,雖一日二日,輒覆簣土為臺,聚拳石為山,環鬥水為池,其喜山水病癖如此。一旦騫剝,來佐江郡。郡守以優容而撫我,廬山以靈勝待我,是天與我時,地與我所,卒獲所好,又何以求焉!尚以冗員所羈,餘纍未盡,或往或來,未遑寧處。待予異時,弟妹婚嫁畢,司馬歲秩滿,出處行止,得以自遂,則必左手引妻子,右手抱琴書,終老於斯,以成就我平生之志。清泉白石,實聞此言!   
  
  時三月二十七日,始居新堂。四月九日,與河南元集虛、範陽張允中、南陽張深之、東西二林長老湊、朗、滿、晦、堅等凡二十有二人,具齋施茶果以落之。因為《草堂記》。
【注釋】
  廬山草堂記譯文
  
  廬山的風景,秀麗至極,簡直是天下諸山的冠軍。山的北峰,叫做香爐峰;香爐峰的北面,有一座遺愛寺;就在香爐峰與遺愛寺之間的風景帶更是漂亮得不得了,恐怕還遠超過廬山本身呢!元和十一年的秋天,太原人白樂天一見就愛上他了,就像遠行的遊子路過故鄉一樣,眷戀沉迷、依依不捨而不忍離去,於是就對着香爐峰,傍着遺愛寺,蓋了一間草堂。
    第二年春天,草堂落成了。三間屋子,兩根楹柱;兩個臥房,四扇窗子;(屋子的)面積寬度和長度,體積高低和大小,合於心意,適於財力。打開北嚮的小門,就吹來陣陣的涼風,可以避酷暑;敞開南邊的天窗,納入溫暖的陽光,又可以防寒氣。(所用的)木頭砍下來就足夠了,不再漆紅;(所築的)墻壁抹平就足夠了,不再抹白。砌臺階用石頭;糊窗戶用紙,竹子做的窗簾,紵麻做的蚊帳,大致就是這樣的!屋子裏設有木製椅榻四張,素色屏風兩座,還有古琴一張,和儒、釋、道各傢書籍呀,隨意擺了幾本!
    樂天我已來到這裏當主人翁,仰觀山色,俯聽泉聲,靠着斜看這裏的竹啊!樹啊!雲啊!石啊!從早到晚,應接不暇。看了一會兒,禁不住美景這般的誘惑,整個人的精神就隨之而潛移默化了,外在也安適,內心更和樂。衹要住一宿,身體就十分安寧,住兩夜更感到心情恬適,住三個晚上以後,身心舒暢,物我兩忘的樣子,而跟萬物融合無間。也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反正就是會這樣就是了!
    卻忍不住再問到底為什麽?其實,我這座草堂啊:前面的平地約有十丈寬廣,中間又有平臺,面積約是平地的一半,平臺的南邊有方形的池子,池子的面積又是平臺的兩倍左右。池邊到處是山竹、野花,池裏長滿了白蓮、白魚。再往南走,就到一個石澗,石澗兩旁古鬆、老杉交錯竪立着,樹的腰身幾乎都要十個人才抱得住,樹的高度不知幾百尺,修長的樹枝摩娑着白雲,低垂的枝柯輕拂着潭水。像旌旗般地直立着,像雨傘般地張開着,也有的像龍蛇遊走般地分佈着;古鬆下多灌木叢,蔦羅枝葉蔓生,交錯遮蔭,使得日光月華都無法照射到地面。到了盛夏時的氣候,仍像八九月的秋涼時節。地下鋪着白石做為出入的信道。草堂北邊五步遠的地方,盤踞在層崖、積石,岩石玲瓏空透,就像螞蟻窩的土堆一樣,各種樹木、奇花異草覆蓋其上,緑色的枝葉繁密迷蒙,紅色的果實多得分披四垂,也說不出他們的名字,而且四季都是這個樣子。又有天上飛落的泉水,就地種植的茶樹,可以直接用來煮水泡茶,若被愛好風雅之事的人看到,還可以用來快樂地渡過一整天呢!草堂東邊有一座瀑布,清水懸挂三尺高,瀉落在臺階角落,然後註入石渠中。清晨或傍晚望過去,就像潔白的絲幔一樣,要是在夜間聽起來,就像珠玉琴箏的聲音。草堂的西邊,就在北崖邊山上,用剖開的竹子,架在空中,接引北崖山上的泉水,這些竹管如血脈般地分佈着、如絲綫般地懸挂着,從屋檐灌註到水池裏,一滴一滴連續不絶,就像連貫的珍珠,散出來的水氣就像雨露一般,滴瀝飄灑,隨風逝去;那附近拄着拐杖穿著鞋子,耳聽目視可以欣賞到的風景:春,有錦綉山𠔌中的繁花;夏,有石門澗裏的皓雲;秋,有虎溪的明月;鼕,有爐峰的白雪;不管是晴天的明亮、陰天的晦暗之景,或是晨昏的含藴、吐露之姿,可以說是千變萬化,實在是無法全部記下、詳細描寫,所以我纔說這裏的景色是遠超過盧山本身啊!
    唉!一般人衹要裝潢了一個房間,擁有一張華麗的席子而生活在當中,就免不了有驕傲滿足的樣子。何況是我,已成了這些東西的主人,而每樣東西衹要到我跟前,我就用我的知覺官能與他交感相發,他們又這樣色色樣樣地來感發我,我又怎能不外在安適、內在和樂,身體安寧,心情恬適呢?想當年東晉高僧慧永、慧遠、居士宗炳、雷次宗等人一起住入此山,就直到老死也都不肯離開,雖然與我現在相距久遠,但是我可以體會到他們的心境就是為了這個和我同樣的理由啊!
    更何況我從小到老,不管住的是白色的茅屋還是朱色的大廈,衹要住一天兩天,我總是要搬個幾畚箕的泥土來做個臺子,聚集一些卵石來築座假山,再環繞個小小的水池,可見我對山水的癖好已經到了如此無可藥救的地步。
    一旦被貶來輔佐九江郡守,那郡守又用寬厚的心態來對待我,廬山更以他靈秀的美景迎接我,這簡直是上天賜給了我最好的時機、大地送給我最好的空間,我終於能得到自己的最愛,還有什麽好苛求呢?衹不過目前還有些小官俗事牽絆着,還有些家庭的拖纍尚未解脫,而不能真正安處於此。等到有一天:弟妹各自成傢了,官職期製屆滿了,一切的進退取捨,都由得我作主成全的時候,我一定會左手牽着老伴和孩子,右手抱着古琴與書本,終老在此,好成就我一輩子的心願。我發誓,清泉哪!白石啊!你們都聽到了吧!
    時間是在唐元和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剛搬到這新居草堂,和河南元集虛、範陽張允中、南陽張深之以及東林寺、西林寺的長老大德湊、朗、滿、慧、堅等二十二人一起準備了齋果茶點來為新居行落成典禮,於是寫下了這篇《草堂記》。



   我读累了,想听点音乐或者请来支歌曲!
    

評論 (0)



平等、自由、开放的文学净土 Wonderland of Chinese Literature